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迎新会
迎新会

着装,OK
  头发,OK
  丝袜,OK
  胸部……嗯,应该没问题吧?

  确认了自己的穿着打扮没有问题后,金发少女弯腰屈起套着白丝的纤细小腿,
提了下高跟鞋帮,慢慢走出了建造机器,微笑着对还未散开的光晕前模糊的身影
打招呼。

  「贵安,指挥官,我是阿瑞托莎级轻巡洋舰四号舰——欧若拉,从今天起担
任您的………啊呀!!把我下来啊啊!」

  和预想中不太一样的欢迎方式让欧若拉有些慌乱起来,说好的吻手礼呢??
那怕只是单纯的握手也比把自己举起来要好吧!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咧着嘴沖自己
微笑着,结实的肌肉把短袖制服撑得鼓鼓的,在目测绝对超过190的身高映衬
下,显得很有压迫感。

  这………就是自己的指挥官吗?有些疑惑与紧张的欧若拉刚想开口时,眼前
的壮汉把自己慢慢的放到地面上,用与狂野的造型相称的豪爽声音说着「欢迎来
到我们的港区,把这裏当成自己的新家吧!同志!」然后用粗糙的手掌揉着她柔
顺的长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大笑了起来。

  「唔!指挥官!我,我要生气了哦,真的哦!」有点生气,但同时又有些害
羞的她想挣脱那只大手,可是努力后却又发现这是徒劳的,只得放弃后鼓起脸表
示抗议。

  感觉到自己的新姑娘心情可能不太高兴了壮汉,讪讪的收回手掌缕着唇边修
剪整齐的络腮胡。眼睛一转,然后又在一阵惊叫中举起金发舰娘,放到自己肩膀
上,一手扶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托着两只美腿,边向门口走去,同时对肩上慌
乱的抱住自己脑袋来维持平衡的欧若拉说着「来吧,我来带你去逛逛新家,有很
多同伴也很想认识你的!哈哈哈!」语罢,一脚踹开钢铁大门,走向阳光明媚的
海港。

  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的指挥官,莫名有种安全感的欧若拉低头看着那张充满
阳刚之气的面容。片刻后,不知道想到什麽的她露出迷人的笑容,把胸部靠向男
人,开口说道「指挥官阁下…」

  「嗯?」感觉到头上柔软某物,稍稍有些尴尬的男子的目视前方,出声询问
肩上的姑娘。

  「虽然有些晚了,不过…」轻轻咳了两下,金发姑娘低下头,一边用胸部磨
蹭着他的头顶,一边细声说着「贵安,指挥官,我是阿瑞托莎级轻巡洋舰四号舰
——欧若拉,从今天起担任您的秘书,有什麽问题都可以问我哦~ 」然后啄了一
下男人的头顶,红着脸擡起了头。

  稍微愣了一下后,指挥官苦笑着晃晃了头「阿特拉斯,可以的话叫我这个名
字吧,以后的日子大家要好好相处啊,战友。」说着加快速度,在肩上小小的惊
呼声中跑向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不像,但是指挥官其实是个好人吧?这麽想着,她笑得愈
发甜美,抱着头的双手也更紧了。

  港区,小宴会厅——爲什麽会这样呢……看着眼前穿着「清凉」……好吧,
是除了一双黑色高筒袜和足下同色高跟鞋之外一丝不挂的逸仙笑盈盈的用双手挤
压丰满的双乳,夹弄着指挥官的肉棒。这时她好像完全不在乎身下穿刺杆一点点
的向前推进,仿佛争分夺秒的想要在那根兇器从她性感双唇中探出之前品尝到精
液般,一边发出混杂着痛苦与快感的呻吟喘息,一边努力磨蹭舔舐着眼前的巨物。

  还没有完全适应的欧若拉,不自觉的回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刚走出建造机的欧若拉受到了指挥官「热情」的迎接。正当两个人在港湾閑
逛的时候,一个电话响了起来。男子豪爽的嗯嗯啊啊几声后收起手机,紧了紧肩
上的少女,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在金发少女慌乱的抱住指挥官脑袋,不自觉用坚挺的双乳给他发了一份福利
时,拔足狂奔的指挥官随口说着「抱紧了小姑娘,今天可是有逸仙和双海的特制
大餐等着咱们呢!晚了就什麽都吃不到了!哈哈哈哈!」

  然而当二人赶到餐厅的时候,别说大餐了,甚至连人都没有几个。除了他们,
只有穿戴整齐的双海和鞍山,抚顺,长春,太原,还有穿着不那麽整齐……不,
是正在一件一件脱衣服的逸仙。疑惑的欧若拉转头看着身旁的指挥官,但是他也
是一脸不解,似乎并不知道的样子。

  已经脱掉所有衣料的逸仙转过身面对着指挥官和金发舰娘,指了指两人身后
挂着的欢迎会条幅,笑盈盈的开始向他们说明着「指挥官,请不要奇怪,这只是
我和平海甯海爲了欢迎东煌新添的几位姐妹準备的欢迎会,所以没有请其他的同
伴。」

  「原来这样吗?冒昧打扰到各位了,那我就先……」察觉到自己不适合留下
来的欧若拉一边道歉,一边打算从指挥官的肩膀上下来离开,不过嘛……

  「那个……阁下能把手松一下吗?」金发姑娘尝试了数次都没能把牢牢按住
自己的手掌挪开,只好窘迫的扭动着身子提醒道。

  「不要见外了,毕竟以后要和大家住在一起,」一边说着,指挥官双手抱着
她的细腰,轻轻的把金发的姑娘放在地上。然后不知道从哪裏拿出一套旗袍与搭
配的鞋袜饰物(现场购买)递了上去。

  「和以后的姐妹认识下吧,重庆。」说着,指挥官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心的说
「欢迎加入东煌海军序列!」

  虽然知道自己曾经的服役经曆,可忽然间的消息还是让她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正当欧若拉……哦不对,现在应该叫重庆了,还有些慌乱的时候,四个驱逐舰的
小家伙就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与眼前的金发大姐姐介绍着自己,而一边的平海
甯海也停下手中準备的厨具,微笑的向她点头緻意。

  这时候,已经脱光身上衣服的逸仙走到一张台子边跪了上去,然后微笑着沖
站在金发舰娘身边的指挥官招了招手。

  心领神会的阿特拉斯先生一脸苦笑着走了过来,一边揉着头发,一边无奈的
说着「我本来以爲只是普通的欢迎会,可想不到是『这种』的啊,不会吓到四个
小姑娘吗?」

  「呵呵…请不要这麽虚僞好吗?指挥官~」台子上的逸仙狡黠的笑着,然后
一双素手摸上了面前男子的裆部,慢慢的解下束缚在上边的腰带和拉链,「明明
心理高兴的不得,何必还要掩盖呢?您看,都……这麽明显了呢~哼嗯~」伴随
着她的调笑,失去了束缚的肉棒暴露在逸仙眼前。这条与男人壮硕体型相称的巨
物让十分熟悉它的黑发舰娘都一阵失神,光滑无毛的下体不自觉的流下一滩液体。

  「唔……不管几次看到都是这麽……这麽诱人啊……」面色潮红的逸仙下意
识的抚摸着眼前的肉棒,迷离的探上前去用小嘴舔舐着,正要像往常那样品尝一
番时,突然想起现在还有工作,略显慌乱的直起身。悄悄地瞄了一眼指挥官,发
现他一脸贱贱的微笑看着自己,顿时更加窘迫了。

  「哼!晚上再找你算账!」一边发出毫无作用的狠话,逸仙弯下身按下台子
边上三个按钮中黄色的一个,然后,她胯下位置打开一个小口,一根三四厘米粗
的穿刺杆缓缓升了出来,直到当它快要抵在黑发舰娘的臀部时才停下来。

  这时,逸仙红着脸,喘息着用手扶着杆头,一点点的调整着位置,当正对着
自己娇嫩的蜜穴时,慢慢擡起头看着指挥官。在看到一个鼓励中带着一丝心疼的
眼神与越发鼓胀的肉棒后,黑发的姑娘用另一只手撑开自己的外阴,带着明媚的
笑容望着眼前的男人「请您好好欣赏哦,当然不满意的话我也没什麽办法呢……
呃……」然后用力坐了下去……

  「唔!」一声含在嘴中的闷哼让壮汉下意识的弯下腰扶住自家姑娘瘫软的身
子,正当要询问的时候,一只小手摸上了他完全膨胀起来的阴茎上「嘿……还真
疼呢……」虚弱中透着欢愉的语气,冒出一身香汗的逸仙擡起头,看着近在咫尺
的大脸,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脸,然后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没有握住肉棒的另
一只手也环在壮汉的脖子上,慢慢平複着自己刚才在剧痛中颤抖的身体。

  稍稍适应了一下阴部的剧痛后,逸仙调整着双腿一点点摆成鸭子坐的姿势让
臀部完全坐实,「嗯哼……」在她克制压制的闷哼声中,刚才还有一小节外露的
穿刺杆向她的体内又推进了一些,彻底的被黑发少女紧緻的蜜穴吞没。

  「呼……呼……咕……」粗重的呼吸声掺杂着欢愉的呻吟,这让指挥官在爲
自己姑娘心疼的同时,不受控制的兴奋,而一直抚摸爱人阴茎的小手轻轻握了起
来。

  「呼…呼…看来您很满意我的表演呢~」黑发姑娘慢慢的从指挥官身上擡起
身。虽然细密的汗珠与颤抖的娇躯让人明白她此刻正在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但因
爲失血而苍白的脸颊却潮红着露出欢愉享受之色。这让逸仙显得既惹人怜爱,又
不禁想看到她在更加残酷的淩虐后表情会是如何诱人。

  也许是读出了指挥官的心思,逸仙嗔怪的瞪了瞪爱人,在他有些尴尬的表情
下按动了另一个按钮,「唔!」同时,一声轻哼伴随着机器齿轮转动的声音一起
传了出来。

  「哈啊……从…从现在开…哈…开始…哈啊…到它…出来…哈…嗯…还有五
…五…分锺…现在请…请您尽…情欣赏我的表…演吧…指挥官…呀啊~」逸仙费
力的挺直身体,用颤抖的声音说着,可是当她两双手撑在身体两侧,擡起头闭上
眼,準备等待穿刺杆完成任务的时候,一双大手温柔爱抚着黑发少女敏感坚挺的
乳房。

  「啊~您。您在做什麽……嘶!疼疼…唔…嗯~」忍着腹部的痛苦与双乳与
下体的快感,少女有些恼怒的瞪着男子,含混不清的虚弱斥责着他。

  「当然是帮你减少痛苦啊,我最亲爱的宝贝」一边说着只有两人独处时才会
用的肉麻称呼,在少女害羞表情下咧嘴笑着。

  一向对这些『不知廉耻』的话没什麽抵抗力的逸仙浑身躁动着,感觉时间已
经越来越少的她握住眼前硕大的阳具,用自己乳沟包裹住,双手慢慢挤压丰满的
双乳,温柔夹弄着其中的肉棒。擡起头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哼嗯…既然您
…这麽说…那就请…请给我您的止痛剂…让我不那麽…痛苦吧…唔!嗯~」说着,
一向让人感觉贤惠温婉的逸仙低下头忍耐着穿刺杆带给她痛苦与快感,卖力含住
巨大的龟头,认真舔舐着。

  明白自己姑娘意思的指挥官也毫不客气的用双手各包住一个完美的乳球,挺
着下身一次次的向上沖击着那张小嘴,用力抽插着。而逸仙也不再挤弄自己的乳
房,她一边捏揉着肿胀的阴蒂,一边将三根手指插进自己空蕩蕩的菊门抠弄着。

  当指挥官越动越快的时候,逸仙也感觉到自己离高潮已经非常接近,可要命
的穿刺杆马上就要进如少女的食道。正当这瞬间,大股的液体涌进了口中,呛的
她气管痉挛,被迫吐出口中的巨物剧烈咳嗽,紧接着下体的一阵颤栗感也沖上大
脑。这次意识模糊的她下意识的仰头大声呻吟起来「呀啊啊啊~嘎!呕唔!!」
一节带血的尖头黑发舰娘口中猛的冒出,打断了她的声音。然后,逸仙被穿刺的
身体也慢慢升了起来。

  此时,在不远处的重庆(欧若拉)看来,黑发舰娘有种不同寻常的美感——
她套着黑丝的长腿还在轻轻颤抖着,足上的黑色高跟鞋不小心踢掉了一只,露出
紧绷的足弓和脚趾;她的双手并没有垂在身体两侧,而是抚摸着自己丰满的左乳
与阴蒂;因爲舰娘顽强的生命力,逸仙还在眨弄着双眼,虽然嘴中含着穿刺杆,
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她在笑;下体穿刺杆与阴道的缝隙向外喷涌着液体,不难想象
刚才的高潮有多麽剧烈。

  逸仙身旁的指挥官似乎是不忍心看到心爱的姑娘继续受苦,拿起一把短刀比
在她的颈部,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后,用力的一刀划过。剧烈的颤抖伴随着
鲜血的涌出,当不再有血液冒出来的时候,黑发少女也不再有任何的动静了。

  「……」怎麽回事?全程都目不转睛盯着的金发少女此时状态有些奇怪,满
面潮红,浑身发软她还可以对自己说这是惊恐,可是下体溢出的淫液却是怎麽也
无法欺骗自己了,难道……是渴望被这麽对待吗?不对不对,只是单纯好奇而已
……欧若拉不停的在心裏对自己劝解到,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估计她自己都不确
定吧。

  「好了大家」一身浴血的指挥官—阿特拉斯拍了拍手,对大家说「我先去接
可爱的逸仙小姐归来,麻烦各位先準备好,等我们回来就开动!」

  「哦!」什麽都不懂的四个小姑娘开心的欢呼着,帮一旁忙碌的双海擡去逸
仙的尸体这时,只有欧若拉尴尬的站在原地。

  「怎麽了?」奇怪的指挥官走到她身边弯下身问道。

  「可以的话我想先把这套衣服换上」说着她举起手中的衣服「毕竟要入乡随
俗不是吗?」说着怯生生的把半张脸遮在衣服后边擡起头看着自己的指挥官。

  「没问题!」阿特拉斯笑着拎起少女,如同刚才一样放到肩膀上快步走向大
门「目标东煌宿…舍……怎麽湿漉漉的?」说着疑惑的摸了摸肩膀,下意识的想
要舔一舔……

  「住手啊!」这时欧若拉死命的拉住他的手,用快哭出来的语气大叫着。

  「……」看这反应似乎明白了的指挥官哈哈的笑着,拍了拍少女的大腿,小
声对她说「别放在心上,正常反应大家一开始都这样,习惯就没问题了。」说着
指了指眼前的港区。

  「大家……吗?」被某消息震了一下的欧若拉呆呆的反问道。

  「嗯,大家」继续前进的指挥官随口说着「除了太小的或者太单纯的基本都
有体验了」说到这,他坏笑着擡头沖着欧若拉问道「要不要来试一次啊?蜀黍包
你爽啊~」然后又笑了起来。

  「唔!!请别开玩笑了」面红耳赤的欧若拉挥舞拳头抗议着,不过在稍微沈
默了一下之后,她又把身子趴在指挥官头上,小声的说着「如果只有指挥官一个
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我也想试试看……」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个字几乎
都听不到了。

  「那就今晚吧!」他竖起大拇指「不过谁让我把逸仙带上!」说完,大笑着
跑向港区。

  而他肩上的金发舰娘一边紧张的抓住指挥官的头,一边在心裏悄悄期待着晚
上的体验

  ——他,会怎样处理我呢?